.
藕丝小说网 -> 武侠修真 -> 继承了一个道观

第84章 4林大师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次日。

    县衙后衙。

    彭老沙带着一众弟子登门,浩浩荡荡十几人。

    江明早早等候迎接,无有怠慢,“彭大师登门,小小县衙蓬荜生辉啊,快请。”

    彭老沙扬眉一笑,“县令大人客气,我彭老沙不过是个江湖术士罢了,昨日大人有邀,怎敢不从!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彭大师过谦了,请!”

    二人见面,一向客气,说了半天客套话才步入后衙。

    昨日,与林易商定计策后,江明便连夜派人送信给彭老沙,邀彭老沙今日前来县衙,商定求雨之事,还说要给彭老沙引见一位高人。

    彭老沙深感奇怪。

    奇怪的不是江明要与他商定求雨之事,而是忽然冒出的什么高人。

    此人,难道也和求雨有关?

    会不会挡他的财路?

    一夜惴惴不安,今日一早,彭老沙带着弟子赶来县衙,准备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入衙。

    江明坐于主座,彭老沙坐于次座,众弟子则分立两旁,默默为师父增势助威。

    “上茶!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,仆人端来刚刚沏好的热茶,给彭老沙和江明斟上。

    “大师,请!”

    “县令大人请!”

    二人各自饮了一口,说一些客套的场面话,互相试探。

    终究彭老沙先忍不住,直切正题,道:“县令大人,我观安宁县的大旱愈发严重,求雨耽搁不得,否则百姓们久无活路,恐生大乱。”

    这不是废话么。

    江明何尝不懂这个道理,“彭大师所言极是,所以今日请大师前来商定求雨大计,不知大师能否缓缓口,唉,五万两银子对如今的安宁县来说太难凑齐了!”

    江明一番诉苦,彭老沙却早有应对,不慌不忙道:“县令大人,求雨有违天道,损耗阴德,做这一场法事,我付出的代价相当惨重,绝非故意为难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看在大人诚心为民的份上,五万两可减至四万五,不能再少。”

    难得,彭老沙居然松了一次口。

    但少五千两对江明来说并无大用。

    他依然为难。

    二人你来我往对峙好一会,终无结果。

    一壶茶喝完,江明只得绕开此事,转圜道:“大师,先不提钱财之事,我今日请大师前来,还想介绍一位高人与大师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此人乃世外修士,本事极大,自称有求雨之技,或许能在求雨时帮上大师的忙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彭老沙再无法淡定,心中一慌。

    果然,他猜对了。

    有人来抢他的饭碗,劫他的财路!

    可恶!

    “来人,请林大师!”

    江明喝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有令,请林大师!”

    衙役接连传话。

    片刻,脚步声踏踏响起,门外走来一身高七尺,身形略瘦但器宇轩昂的年轻男子。

    男子身上穿着怪里怪气的奇服异装,一片红,一片蓝,五颜六色地拼接在一起,像是几件袍衣剪裁,又像大褂叠穿。

    腰间挂着一串串琉璃珠子,叮叮作响。

    脖子上缠了一圈麻绳,拧成辫状。

    再看男子的脸,戴了一张凶神恶煞的黑色面具,不见相貌。

    在他背上,则负着一柄长长的木剑,精致而凌厉。

    这怪人,正是林易!

    林易脱下道袍,费了好一番周折,将自己打扮成这般模样,看不出丝毫“道士”痕迹。

    至于容貌,他不会变化之术,只好用面具遮掩。

    “来,我介绍下,”江明笑着起身,先指了指林易,“这位是林大师。”

    又指了指彭老沙,“这位是彭大师。”

    林易微微躬身,开口道:“久闻大名,今日得见,不胜荣幸。”

    “好说,”彭老沙又是惊讶,又是警惕,目光不断打量林易,“阁下为何戴着面具,不敢以真面目示人?”

    林易从容回道:“这是门规,我派弟子入世皆要戴上面具,不可示人面貌,请彭大师海涵。”

    江明也接茬解释,“彭大师,确是如此,林大师从未摘下过面具。”

    彭老沙皱起眉头,面色急剧变化。

    心中越发骇然。

    他曾听掌门提过,说大央朝有一个古怪的门派,行事神秘,其门下弟子皆戴面具。

    这个门派势力极大,莫说他惹不起,整个玄灵道派在人家面前亦是蝼蚁。

    难道林大师的来头竟如此之大?

    得小心应付才是!

    其实,林易是胡乱编造,他哪知大央朝真有一个戴面具的门派。

    倒是歪打正着了。

    运气不错!

    这时,断臂修士注意到林易背后的木剑,一下跳了出来,着急忙慌道:“木剑!是大师兄的木剑!”

    彭老沙起身一看,也认出木剑,又惊又怒。

    双拳捏得发出嘎嘎声响。

    像是欲将爆发的野兽。

    “师父,他就是那臭道士!”断臂修士扯着嗓门吼道,“一定是他!”

    众弟子纷纷按住兵器,杀气腾腾,一副要开战的架势。

    只需彭老沙一声令下,他们便围攻林易。

    彭老沙却安然不动,压住自己的怒火,摆手示意众弟子退后。

    他觉得万分奇怪,对方如果隐瞒身份,为何光明正大带着木剑?

    生怕玄灵道派的弟子看不到一般。

    太怪异了!

    “阁下可否解释解释,我派灵器为何在你手上?”彭老沙质问道。

    林易不慌不忙,将木剑捏在手中,淡然道:“彭大师是说这柄么,倒不是什么秘密,我来时遇见一个年轻道士,与之发生冲突,便将其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柄木剑从他身上得来,有何问题?”

    彭老沙懵了。

    断臂修士懵了。

    众弟子也全懵了。

    怪不得他们苦心设下圈套,臭道士却一直未露面。

    原来早被别人杀了!

    但谁也不敢保证,这位林大师说的是真话。

    彭老沙半信半疑,将断臂修士叫到身旁,附耳道:“徒儿,唯有你见过臭道士,你可认得出此人是不是他?”

    断臂修士摇头,“他戴着面具,弟子难认。”

    “他说话的声音呢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弟子只听他说过几句,当时未留心,哪能辨别!”

    “废物!”

    彭老沙动怒,一脚将断臂修士踹倒在地,随后佯装无事,笑眯眯地看向林易,道:“林大师,这柄木剑乃我派宝物,被那臭道士夺走,还好落于大师之手,请大师物归原主,我等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先不管这位林大师是谁,当务之急是把木剑要回来。

    所以彭老沙的态度来了个大转弯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