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藕丝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何日请长缨

第十二百五十九章 为什么报警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抢这位大……,呃,这位女同志的自行车?”

    唐子风决定还是自己来问吧,等着胖子有一句没一句而且动辄主谓宾残缺地叙述,他非得急死不可。他差点跟着宁默带的节奏,管那位张蓓蓓叫大姐,话到嘴边又赶紧换了一个词。他没看到对方的脸相,但从背影来看,似乎岁数不大,撑死了也就是……40?

    大姐这种称谓,不是给刘燕萍那个岁数的女性准备的吗?人家刚到40,你管人家叫大姐,人家会恼的。

    宁默在唐子风面前还是挺乖的,但凡唐子风发问,他必定会如实回答。他说道:“我这不是着急吗,而且我跟张大姐说了,我只是借她的车,肯定会还她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急什么?”唐子风问。

    “时限啊!”宁默手舞足蹈,似乎不如此就无法表达自己的意思,“不就是你定的规矩吗,省内客户报修,维修人员必须在24小时之内到达现场。我一看时间来不及了,就借了……,呃,抢了这位大姐的车,一路骑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坐汽车?”

    “车坏在半路了。”

    “客户在哪?”

    “在锡潭西郊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哪借了这位女同志的车?”

    “就在这里啊,离这不到两里路。”

    “你从这里骑车骑到锡潭西郊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再骑回来还车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卖糕的……”

    唐子风以手抚额,都不知如何吐槽了。

    事情挺简单,锡潭市西郊有一家厂子买了临一机的机床,出故障了,于是向临一机的售后报修,售后指派宁默前去维修。

    按照临一机向客户作出的承诺,省内报修,维修人员必须在24小时之内到位,随后的维修时间视故障大小而定,没有具体的限制。维修人员到了现场,就相当于临一机做出了响应,客户也就没啥意见了。至于省外的报修,临一机的承诺是48小时内到位,到目前也是这样执行的。

    这条售后服务政策,为临一机赚了不少印象分,有些客户也正是因为看到这样的维修政策,所以在机床招标的时候会优先考虑临一机。

    临一机开了这个头之后,其他大型机床企业也不得不学样了。你如果不做出一个类似的承诺,人家客户就会冲你嘀咕,动不动就威胁说要点右上角的叉叉,不给你投推荐票了。客户就是厂家的衣食父母,谁敢无视这种威胁?一来二去,机二零的各家成员企业都推出了及时响应的政策。

    当然,有些企业因为产品类型以及本企业地理位置等约束,对外省的响应时间不敢定在48小时,而是定为72小时或者96小时,客户也是能够理解的。

    为了这事,好几家厂子的领导都在唐子风面前嘟哝过,说临一机把客户给养刁了,明明可以三日一更的,现在做不到一日三更,人家就要寄刀片,还让不让人划水当咸鱼了?

    再说宁默,昨天接到维修单,给唐子风打了电话,说今天不能去和他家共进午餐,然后便拎着工具箱,买了张长途汽车票奔锡潭去了。锡潭离临河不到200公里,坐长途汽车是最方便的。

    谁知道,长途车开到这个名叫白垴的地方,居然抛锚了,估计一时半会还修不好。宁默惦记着服务承诺,着急上火,正好看到张蓓蓓骑自行车从旁边路过,于是便抢了对方的车,硬是骑着车赶到客户那里去了。按现在的时间来计算,应当是没有超时。

    唐子风没有用百度地图查过距离,但以他的印象,从白垴到锡潭西郊,至少有40公里,当然路况是很不错的,骑车过去也没多大问题。宁默虽胖,但平时也会坚持跑步,体质好得很,骑40公里自行车对他来说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当然,宁默也有一个更好的选择,就是把车骑到临近的繁华地区,然后找长途车或者是出钱雇一辆汽车到锡潭西郊去。锡潭这个地方没有出租车,但有一些帮人拉货的小货车或者中巴车,雇一辆车的价格也不贵。

    宁默之所以选择一直骑车到客户那里去,是因为他借了人家的自行车,还惦记着要归还,所以才会骑车去、骑车回,一来一回就是80公里。按时间来算,借车应当是昨天的事情,今天他在客户那里修完机床,就骑车回来了。

    所有这些,都是唐子风在听完宁默的叙述之后脑补出来的,看张东升的反应,估计宁默说的也没错。既然如此,这个案子就没什么大问题了,对方实在不高兴,赔她点钱,甚至赔她一辆新自行车,又有何妨?胖子现在在丽佳超市拿着分红,也是个隐蔽的土豪呢。

    “你借车的时候,有没有跟人家说清楚是借?”唐子风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呀,我还把工作证也押在大姐那里了。”宁默说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然后我说我今天会回来还,让大姐在这里等我。”

    “再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再然后……,我看大姐的那辆自行车链条松了,还帮她修了一下。等我骑车回来,大姐在路边等我,她让我把自行车给她送回家去。到了她家以后,她说她家的洗衣机坏了,问我会不会修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会不会呢?”

    “当然会!”宁默得意地说,“也不看我是干什么的,临一机的装配钳工,两层楼高的机床我都能拆开修好,一台小小的洗衣机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然后我看到她家的窗户也坏了,就干脆一起给她修了,大姨一个劲地谢我,还说要给我煮糖水鸡蛋。”

    “大姨是谁?”

    “就是我嫂子,蓓蓓的妈。”张东升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又报警了呢?”唐子风心里隐隐悟出了一点什么,但还需要向张东升确认。

    张东升用嘴向张蓓蓓那边努了努,没有吭声。唐子风也不知道该如何跟这个姑娘说话,便对宁默说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,人家为什么要报警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啊。”宁默叫着撞天屈,“我们一直聊得好好的,大姐还说要留我吃饭,我死活不肯,后来张所长就来了,把我带到这里来。大姐,你说说,是不是这样?大姐,你倒说句话啊!”

    后面这两句,他是冲着张蓓蓓喊的,但张蓓蓓却一声不吭,似乎还扭了一下肩膀,很不满的样子。

    唐子风叹了口气,对那姑娘喊道:“小姑娘!”

    “哎!”张蓓蓓脆生生地应了一声,立马就转过身来了,脸上笑得像一朵花儿一样。合着刚才她对着墙,一直都在偷笑啊。

    这一回唐子风看清楚了,这姑娘长得虽够不上羞花闭月,但至少也是中上之姿,脸上有几个小雀斑,非但无碍相貌,还让她显得有几分俏皮的模样。最重要的是,她的岁数看上去最多也就是20刚出头,也亏宁默这个草包一口一个大姐地喊到现在,换成唐子风也得恼了。

    “看看人家小姑娘多年轻,多漂亮,再看你这一脸褶子,你叫人家一句小妹会死吗?”唐子风假装恼火地对宁默训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……”宁默低头不敢看那姑娘,小声地回答着唐子风的话。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就喊一句,立刻,马上!”唐子风又下令道。他已经知道问题出在哪了,同时在心里哀叹:

    准备随份子吧,来之前塞包里的两捆直接变聘礼了……

    “小……,小妹。”宁默嗑嗑巴巴地说道,肥脸上居然泛起了红晕。

    “哎!宁大哥!”张蓓蓓欢喜地答应着,丝毫没有一点矜持。唐子风分明看到老张的那张老脸抽搐了一下:丢人啊!家门不幸啊!

    “蓓蓓,你别跟他客气,就叫他胖哥好了。”唐子风对张蓓蓓说。说真的,虽然张蓓蓓是刚刚转过身来,总共也就说了两句话,但唐子风却对她产生了许多好感。这是一位开朗、直率的姑娘,长相也对得起观众,如果真的能够看上宁默,宁默也算是古树开花了。这胖子,转眼就27了,也到了该解决个人问题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“好哩,胖哥!”张蓓蓓从善如流,这就叫开了。

    宁默一脸无奈,抬头看着张蓓蓓,撅着嘴说:“你不报警了?”

    “嘻嘻,人家就是吓唬你一下嘛,我叔又不会真的抓你。”张蓓蓓说,随后又报怨道:“谁让你不告诉我你的联系方法的,人家就只能找你的领导了嘛。”

    张东升倒是不好意思了,他也算是公器私用,还害得人家厂里的常务副厂长驱车100多公里过来。万一唐子风要找他讨说法,他还真不好解释。他看着唐子风,讷讷地说:“唐厂长,你看,我也不太了解这个情况。蓓蓓这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不打不成交嘛。”唐子风打断了张东升的话,说道:“大家有缘,要不晚上我做东。老张,咱们白垴镇上有没有好的馆子?如果没有,大家坐我的车去县里,咱们喝几杯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不用不用,到了我们这里,怎么能让唐厂长破费呢?”张东升赶紧说,“还是我来安排吧,一来给唐厂长赔礼,二来呢,给小宁师傅压惊。”

    “老张,你就别跟我争了。”唐子风拍拍张东升的胳膊,然后低声说道:“不瞒你说,我和胖子是老乡,还是高中同学,勉强也算是他家里人吧。第一次见面,按规矩不得是我们这方摆酒的吗?”

    “呃?”张东升一愣,随即老脸便笑开了花,“要得要得,那就劳烦唐厂长了。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