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藕丝小说网 -> 武侠修真 -> 十方乾坤

第一千十一百九十六章 万毒丹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听见这个突如其来的声音,有不少人皆是神色一凝,纷纷向广场外面望了去,若说刚才茯苓那一番话是大逆不道,那此人现在所说,什么世上何来道与魔,有的只是世人的偏见,这样离谱的话,岂不更是离经叛道?

    只见广场外面的台阶上,慢慢走上来一人,那人一身青衣,模样甚是年轻,只是嘴边一圈胡渣,令他略显几分沧桑。

    而在他手里,居然还拿着一只酒葫芦,一口将酒饮尽之后,便将葫芦给扔到了身后去。

    接着,只见他双足轻轻一点,轻飘飘落在了花未央的身旁,向高台上青玄真人等人拱了拱手:“晚辈归思却,见过青玄掌门与几位尊上,今日晚辈不请自来,万望勿怪。”

    “这年轻人是……”

    青玄真人凝了凝目光,旁边离渊尊上说道:“他叫归思却,当年曾在天门做事,后因误杀同门,而被逐出天门,那次天门会武前不久,他曾来过玄青门,想来是那时候,与一尘相识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青玄真人目光依然凝视在归思却身上,却始终像是,隐隐有着什么疑惑。

    “思却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后边,茯苓也愣了一下,没想到思却大哥,会在这时候突然来玄青,说起来,也有好久未曾见过他了,不知他这段时间又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在她的印象里,归思却始终很神秘,每一次去了哪里,她都不知道,可每次回来的时候,又总是会给她带些小礼物。

    而千羽霓裳此刻的目光,也落在归思却身上,一动不动,不知心中所想。

    “是那叛徒!”

    远处天门那边,坤仪长老冷冷一哼,她自然认得归思却,也记得那一次,原本已经擒住这妖女了,后来一天晚上,归思却竟联手萧尘来天门,把那妖女给救走了。

    “归思却……”花未央也没有想到,他会在这时候突然现身,他到底是什么人?

    归思却没有多言,转身向各派掌门看了去,淡淡说道:“如今天下局势紧张,又岂止是诸位所认为的正魔之分?灵墟境各大势力,不知诸位知晓与否,而无天殿显然是野心勃勃,一旦他们顺利除去无欲天这道障碍,那到时候,他们便可慢慢渗透出来,逐渐至仙元五域,各门各派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此言一出,不少人都陷入了沉思,这句话,倒也似乎有着几分道理,以前对于灵墟境,或许各人不太了解,但近些年来,两地之间的结界已经慢慢松动,可任意穿行,如何还能再像以往一样看待?

    “可诸位,今日聚集在此,却还仍然执着于心中所谓的正魔,莫非你们不知,如今四海八荒,甚至是那天外天,各个域外修真势力,如今都已经盯上仙元五域这块灵气最为充沛的地方了吗?”

    此刻,归思却看着所有人,一字一句道:“万年前,我等凡间之人苦不堪言,直至青帝的出现,传世人修炼之法,而今,天外天的神秘势力窥视在暗,蠢蠢欲动,万年前的一切,又将重演,你们却还在这里……执着于所谓的正魔之分,门户之见。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,令更多人陷入了沉思,就连同为四大玄门的青虹门、玉虚观也不例外,唯独藏锋谷的柳玄殷,始终不语,脸色也始终未曾变过,无人知晓他心中所想。说完这番话之后,归思却转过身,慢慢将花未央扶了起来:“未央姑娘,你先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又转过身去,看着远处藏锋谷那边的柳玄殷,向花未央传以密语道:“未央姑娘,此人我先来应付,今日……姑娘万不可做傻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到底是什么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……一位好友而已。”

    说完最后一句,归思却不再多言,看向柳玄殷,朗声说道:“不知柳谷主以为,方才归思却所言如何。”

    广场上再次安静了下来,所有人又都向柳玄殷看了去,毕竟四大玄门里,唯独藏锋谷曾经有过与玄青门分庭抗礼的实力。

    虽说自几百年前,风玄之隐世以后,藏锋谷也日渐衰落,但如今风玄之重现世间,重振整个藏锋谷,如今的藏锋谷,那可不再是“藏锋”了,而是锋芒所向,无人能敌!

    柳玄殷既为藏锋谷这一代的谷主,在仙元五域自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,他的话,分量自然也是极重,绝非那些寻常门派的掌门可比。

    此刻,只见柳玄殷慢慢站起了身来,而旁边的柳玄阳,此刻却自然而然地往后面退了去,因为他知道,接下来,已经不该是他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柳某以为,我仙元五域正道各派,数千年来,无惧外邪,而如今,什么时候需要一个魔道组织来制衡外敌了?”

    只见他说话时神情淡然,脸色丝毫不变,归思却又道:“三百多年前,四大魔宗联手来犯,柳谷主可还记得,那一场血流成河的战役……难道不是,诸位太过自信了吗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听他忽然提起当年正魔一役,在场有不少老者均是脸色一变,哪怕已经过去三百多年了,可至今回忆起来,那一场惨烈之战,仍是令他们感到心惊胆颤不已。

    整个广场,再一次宁静了下来,柳玄殷脸上仍是看不出半分变化,只见他道:“好,姑且便如你所言,如今天下之局混乱,不宜再起正魔纷争,可有谁能够证明,今日她所说一切,皆是实话,而非魔道的阴谋诡计。”话到最后,指向了花未央。

    随着此言一出,在场不少人均是一愣,这时才想到什么,是了,柳谷主这句话十分有理,今日的一切,皆是花未央自己所说,根本无人能够证明,她所说的是实话。

    那萧一尘当真在一个月前被无天殿所擒了吗?这么大一件事,为何却没有任何动静,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?这未免有些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前阵子各派还因灵脉之力一事,打算再去无欲天,这才几天,竟说萧一尘为无天殿所擒,这未免也太巧了吧?会不会当真是魔道的阴谋诡计……

    此刻,有不少人都开始怀疑了起来,而柳玄殷脸上神情依然不变,淡淡地道:“玄青门如今既为天下正道之首,那么但凡行任何事,都须考虑清楚了,正如刚才归思却少侠所言,如今四方域外势力虎视眈眈,正因如此,那么接下来的每一件事,更要考虑仔细了,因为关乎的不只是玄青门,很可能是……整个天下正道的命脉。”

    他这一番话,竟说得众人无言相驳,确实是这个道理,就连高台之上,几位尊上都细细凝思了起来,柳玄殷这话,还当真不无道理。

    这时,有不少人又都向花未央看了去,气氛再一次变得紧张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见花未央脸上依旧无波无澜,面对众人质疑的目光,毅然道:“刚才未央所言,句句属实,若有半句虚言,又或者如柳谷主所说,是我无欲天的阴谋,那便让我,立刻灰飞烟灭,魂飞魄散,永不超生。”

    “宫主……”

    听她立下如此毒誓,后边明月脸色微微一变,不知为何,这一刻心里忽然有了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而众人也都拿捏不准,脸上神色不定,她看上去确实不像是在说谎,可是又没有人能够证明她所说为实,这便难了。

    归思却站在一旁,也慢慢锁起了眉,柳玄殷此人,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好对付。

    只见柳玄殷冷冷一笑,说道:“未央宫主,你若立个誓,便能证明你所言非虚,那岂非世间魔道中人,人人皆可轻易立下毒誓了?”

    他说完,又向高台上青玄真人和几位尊上看了去,继续道:“如今四方势力混乱,依柳某之见,在弄清虚实之前,玄青门不宜有任何动作,不知青玄掌门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下边所有门派的人都向青玄真人看了去,只见青玄真人双眉微锁,显然一时之间,也难以下决策。

    如今玄青门地位虽高,但一举一动也都被所有人注视着,这件事实是牵扯过大,尤其是在确定虚实之前,更是不能贸然进行,纵然凌音有心去救萧尘,可这岂非授人以柄,日后必然为天下人所议论吗?

    气氛逐渐变得紧张了起来,众人又向花未央看了去,她如何才能够证明,她所说的一切,皆是真实,而非魔道的阴谋诡计?在场的众人,可不想重蹈三百多年前的覆辙。

    “那不知,柳谷主要我如何证明。”

    时至此刻,花未央依然脸色不变,看着远处的柳玄殷,淡淡说道,这一次,她不但要救萧尘,而且,不能令凌音名声受损。

    “若是未央宫主,执意要证明自己所言非虚,那倒也并非完全没有办法……”

    柳玄殷慢慢转过身来,这一刹那,眼神仿佛一下变得阴寒了许多,就连旁边几个与他无关的掌门,也突然感到背后一冷。

    “柳谷主,但说无妨……”而花未央看着他,却是眼神依旧凝定,没有一丝躲闪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只见柳玄殷忽然一伸手,掌心一下黑雾凝聚,待那黑雾散去,只见他掌心之上,竟出现了一枚黑色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那是!”

    这一刹那,有不少人都变了脸色,显然此物非凡,即使相隔甚远,他们都感受到了,那事物毒性猛烈,触之即死!

    就连坐在高台上的青玄真人,这一刻,也不禁微微变了脸色:“万毒丹……”

    传说之中,世间最毒之物,无有解药,旁边离渊和眉月等人也都变了脸色,柳玄殷手里,怎会有如此厉害的东西?难道是风玄之……不,不可能,就算是风玄之,也不可能炼制出万毒丹来!

    只见柳玄殷淡淡道:“此万毒丹,乃是我上次在中岳峰下面的上古遗迹里,无意所获,按照记载,即使入圣之人,一旦服下万毒丹,三刻之内,也必死无疑,天下无有解药能解万毒丹的毒,倘若未央宫主,敢当众服下万毒丹,那便能够证明,你方才所说一切,皆是真。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